当前位置:主页 > M生活图 >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 >
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
   时间: 2020-06-13   来源: M生活图 阅读: 245


如果生活也是设计呈现的一种面向,聂永真对于「不妥」的设计自有一套吹毛求疵的审美标準。例如文昌街的山寨家具 Out,过时的庭园造景太老套,设计师爱用的人体工学椅实在丑到爆,最后说穿了,原来极简的生活路径对聂永真来说才是真王道!

或许我们可以说,极简主义是一种设计与生活上的洁癖,线条诉求精準俐落,设计务必少即是多,正如聂永真的《不妥》箴言──「这个不够对,那个有问题,在你我都还有那幺一点清醒的时候,用绝对敏感继续对生活有点意见。」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话说平面设计师聂永真的工作室今年搬新家了,并且搬到设计师与创意人群聚的台北民生社区里,于是在这个热气蒸腾的天光早晨,MOT TIMES 特别造访「永真急制」的全新工作室,与聂永真一起游走于平面与空间的设计象限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走进富锦街巷弄的 4 楼老公寓中,40 坪大的工作室就像聂永真近期设计的 City Cafe 咖啡杯一样极简清爽。只是极简这风格常常使人一目了然,却也一目不了然。例如採访当天,聂永真向 MOT TIMES 侃侃而谈那些在工作室现场所看不到的美感焦虑、听不到的敏感对话,以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妥协挣扎。尤其访谈中,聂永真老实公开他对于一般办公空间设计中的种种害怕与疑虑,举凡阳台的庭园造景太老派、室内照明太多,内建家具太「ㄏㄧㄠˊ」 (三八)等毒蛇评论。

面对这种种的不妥,吹毛求疵的聂永真提出一减再减的「减法哲学」,他说「所谓的减就是把那种很『ㄏㄧㄠˊ』的东西减到最简单。」于是物质上的「无」淬鍊出精神上的「有」,而在空与满的光谱之间,全新的工作环境正是聂永真最嚮往的刚刚好、且不多不少的生活秩序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永真急制工作室目前共有 3 名成员,由右至左包括负责人聂永真、设计师陈圣智以及小美。

Q:先请你谈谈新工作室的整体规划与特色,当初是否有提出任何偏爱的设计风格或参考範例?

A:我们很喜欢妹岛和世、藤本壮介这一路的日本自然系建筑师,所以当初在规划时参考很多自然派的设计範例。
Q:当初在规划空间时,你最重视哪个部分?

A:採光与家具。当初就是认为採光很重要,所以才把墙都打掉;而家具则是一旦「走钟」(台语)整个空间就糟掉了,所以家具选择也非常重要。

台湾这几年在空间设计上很容易就不小心「工业风」化,于是我们想说为何要做大家都做过的风格,因此一开始就完全不考虑最近流行的工业风。其实你在台湾要找可以配工业风的家具灯具非常容易,不过一旦你把空间设计得非常乾净,反而很难找能够搭配、且线条合适的家具,好比说够纤细、够神经质的家具就非常难找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如果天气不热的话,聂永真最喜欢待在户外阳台抽菸,他说即便是下雨天也很舒服。不过採访当天正值溽暑的盛夏,大伙还是能窝在会议室里,往通透的落地窗外遥望一片绿荫扶疏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由于会议室的空间较窄长,因此很难找到尺寸合适的桌椅,加上聂永真认为很多桌椅的「脚」不够纤细,因此特别找人订做这组以流理台材质打造的会议桌椅。

Q:平常你扮演设计师的角色,这次为了新工作室又同时身兼客户的角色,你是怎幺与空间设计师沟通与互动?

A:正因为我同时是业主也是设计师,所以跟空间设计师在沟通上也蛮敏感的。不过我觉得一定要完全尊重设计专业,所以都让空间设计师去发挥,有时候连要修改的方向,我都是私底下跟圣智(聂永真的同事)讨论该怎幺委婉跟设计师表达,毕竟我觉得「奇摩子」(感觉)很重要,不过这次合作算是蛮开心的。
Q:新工作室有哪些地方的设计是你当初极力坚持的?

A:本来前阳台地板要铺碎石,但碎石地给人感觉像庭园造景,毕竟我们不是在卖东西或对外营业的商用空间,再加上自然派的建筑设计并没有刻意表现造景这件事,所以我们最后决定不要有碎石的设计。
Q:虽然不想有造景的感觉,但户外阳台倒是种了蛮多植栽?

A:因为公寓外都是翠绿景色,如果有绿色植物进入室内空间,气场比较接近,而且如果没有这些植栽,整体空间可能有点乾且没有生命力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永真急制工作室共有前后 2 个阳台,开放的户外空间也终于一圆聂永真能好好种养植栽的心愿。

Q:沟通过程中有发生与空间设计师意见相左的时候吗?

A:当初设计师在画 3D 模拟图时,基本上对家具都已经有大致的想像与配置,例如灯具、内建的家具等等。一开始那些设计我们都觉得好装潢感及装饰感,譬如软体内建的椅子都是比较「ㄏㄧㄠˊ」的设计椅,但我们其实是想要非常简单的家具配置;甚至连 3D 模拟图的内建植栽看起来都太茂盛了,我们可是要走自然派啊,所以植物不是应该要看起来病恹恹的嘛(笑)!?

总之整个沟通过程就是一直减了又减,所谓的减就是把那种很「ㄏㄧㄠˊ」的设计减到最简单。
Q:如果还能再减的话,目前你最想减掉哪个部分?

A:目前差不多了吧,可以减的就是桌上的杂物,因为过了 2、3 天之后桌上又开始堆了一些东西,什幺都没有的感觉才最好啊!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工作室里除了有着看似弱不禁风的植栽,连家具椅也是十足纤细骨感,例如左图的《兔子椅》(Rabbit Chair)与右图的《SANNA Chair》,都出自于日本建筑师妹岛和世的设计。

Q:工作室保有很大的留白空间,在「空」跟「满」的光谱之间,你自己最喜欢什幺样的生活状态?

A:我觉得刚好工作室空间够大,才能有这幺多留白,老实说我们会用到的就只有这 3 台电脑而已,其他的部分就以我们觉得舒服为主。目前这个状态对我来说是舒服的,不过我也很怕再加东西,但接下来 4、5 年我们不可避免还会新增一些东西,例如我们现在想说如果要新增书柜应该要放在哪里,但怎幺想位置都不对,所以目前我们还是尽量维持这样「空」的状态。
Q:除了新增书柜,还想在工作室添购什幺新家具或新玩意吗?

A:我们有考虑在书柜区加个软垫或家具,让整体空间更舒服,但目前还找不到合适又简单的品项。本来想说似乎可以放一张北欧橱窗的白色小狗(Magis Puppy Chair),让这个空间增添一点软的曲线,但又担心这里似乎东西太多,看起来太杂。之前也有考虑 MUJI 的《懒骨头》沙发,但又觉得《懒骨头》好氾滥,所以针对这个空间,我们目前还在思考要放进哪些更没有枝节的东西才好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书柜区大概是聂永真工作室中最「满」的区域了,但为了维持大片留白的状态,聂永真还是一口气丢了 2/3 的书籍杂誌。而此处高起的阶梯设计,不仅营造有趣的视觉,大家工作累了或设计卡关时,也都喜欢窝在高台上看书、沉思或百无聊赖。

Q:在这幺「空」的环境里,你如何选择家具来搭配?

A:我们的办公椅是从 MOT CASA 买来的,之前原本看上 Vitra 的白色《Hal Chair》,选择的理由是因为椅款够低调且不抢眼,不过因为缺货所以改买 Jasper Morrison 设计的《Air Chair》,这款椅子也还蛮好坐的。主要是我们都喜欢简单的东西,如果在这个空间久了,複杂的家具看起来会很容易腻。

另外,我们当初也有看上荷兰设计师 Piet Hein Eek 的拼木长凳,想说可以当穿鞋凳,但是后来担心椅面的色块还是有点複杂,放室内应该风格不搭,不过现在想想放户外好像也蛮OK 的。
Q:所以是从外型来选择椅款吗?

A:还是有试坐啦!但业界设计师流行坐的人体工学椅实在是丑爆了,我们很难把这种椅款放入空间,因此打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考虑人体工学椅,我们宁愿脊椎受伤(笑)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聂永真虽笑说宁愿脊椎受伤,也不愿坐一张难看的椅子,但从他一天工作 12 小时的漫长节奏看来,Jasper Morrison 的《Air Chair》除了满足他偏爱简单的造型设计,也能提供长时间的乘坐舒适感。

Q:对你来说,家具在整个空间中扮演什幺样的角色?

A:点缀。例如我们这里有很多动物型态的家具家饰,像是这只「鸟」(Eames House Bird,下右图)跟那盏「兔子灯」(Moooi Rabbit Lamp,下左图)及「兔子椅」(Maruni Rabbit Chair),在空间中蛮有软化效果,不过我们是后来才发现这个巧合,所以还蛮妙的。
Q:工作室的空间设计与家具不是灰就是白,为何在颜色上刻意做这样的选择?

A:尽量让对比减少。这里对比最强的应该就是那盏兔子灯吧!这只「兔子」在整体空间的亮感只有一点点,而那个一点点是好看的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由于聂永真不喜欢刻意造景,因此工作室的家具都选用极为低调的灰白色系,例如右图书柜旁摆放一张 Jasper Morrison 的《NesTable》边桌,左图茶水区则使用一只银灰不鏽钢的啄木鸟暖瓶。

Q:作为平面设计师,灯具选择也很重要吧?

A:我们光是灯具就挑了非常久,像工作区的灯就倾向机能性,所以色温偏白灯,但这款 MUJI 投射灯在台湾没有进货,因此一开始就规划从日本购买,但买回来之后发现灯真的太黄了,等到我们想换灯泡时才发现整组灯具都是日本规格,才又花了一段时间重新购买日本规格的白昼灯泡。
Q:但还是有在台湾挑选灯具的经验吧?

A:其实我们之前在文昌街有看到目前会议室的这盏吊灯,但店家卖 5 千元,心里想说这也太不妥了吧!于是就上网查才知道原来是 Jasper Morrison 的设计,也才决定要买正版货。我们逛完文昌街之后觉得那里一切都好不妥喔,那种不妥是虽然有很多仿得很漂亮的家具灯饰,但因为我们是做设计的所以会良心不安,也才特别去寻找卖正品的店家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图中左边的会议区是用 Jasper Morrison 的《Smithfield》吊灯,由于会议室有很多边角与直线条,所以聂永真刻意选择造型浑圆的吊灯,呈现软调且舒服的视觉感;而右边的工作区则使用较机能性的 MUJI 投射灯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户外阳台还有一盏《冰块灯》作为情境照明,为静谧的空间增添温暖气息;不过比起夜晚的昏黄照明,聂永真反而更喜欢《冰块灯》在日光下刚刚好的弱光残影。

Q:目前在新环境工作起来的感觉如何?

A:感觉比较爽!因为我在旧工作室工作快 10 年,真的对很多东西都麻痺了,所以每当走进旧工作室都觉得昏昏欲睡没有精神。因此就算今天我不是搬到这种风格的工作室,这个「换」的动作都能帮助我去 Refresh,我也觉得这个「转换」对很多设计人来讲非常重要。
Q:你曾经说过会藉由旅行来充电,现在还这幺认为吗?

A:只要有机会、有时间抛下工作出国玩,超!爽!的!完全不是为了要充电之类的,出国玩本身就是一种呼吸的调节,只要不是为了特定目的去旅行,回来后不论工作或做任何事都会觉得很爽!
Q:之前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有来参观你的新工作室,能不能分享那次见面的经验?

A:那次是深泽直人帮台湾客户做产品设计,刚好我们工作室很多都是 MUJI 的设计,所以客户特别带他来参观。当时深泽直人一进门就脱口而出「Jasper Morrison」(看到会议室的灯)!然后我们有一台雷射印表机,当初购买时我们完全不知道这台印表机是深泽直人的设计,只觉得设计很简单也很适合就买了,结果深泽直人经过印表机时淡淡说了一句:「这也是我设计的」。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聂永真对于极简美学的偏执程度,完全展现在日常生活道具的选用上,不论是小至厕所的清洁用品,到大至冰箱及印表机等家电产品,聂永真都偏好线条俐落的低调设计,也难怪工作室里尽是妹岛和世、深泽直人、Jasper Morrison 等崇尚简练设计的大师作品。

Q:最后来谈谈你最近在忙什幺案子吧?同样也是走极简风格吗?

A:的确是,有可能是在这一行做久了,我觉得很多设计师会想要越做越收敛,尽量在简单的状态下做出很成熟的作品,这才是最困难的。像我们最近在忙几张唱片跟 7-11 的周边商品,由于我们提供的是很简单的设计,如果客户愿意花大钱买单,这对设计圈来说是好的发展。

聂永真今年为 City Cafe 设计的咖啡杯,强调的是色块与极简的美学秩序,想更了解他的创作理念吗?不妨听听影片中聂永真对于咖啡、生活、与设计的创作独白,还能一窥他在工作室里的生活风景。(Video credit:7-ELEVEN)
▌空间设计:蓝若绮、Samuel Chen、陈燻鸡
  工程管理:蓝若绮、李韦霖

▌聂永真
台湾知名平面设计师。近年作品获金曲奖最佳专辑设计、德国红点、IF 传达设计奖;德国 Hesign 编集全球百间《Small Studios》、APD(Asia Pacific Design)与东京 TDC(Type Director Club)收录,国际平面设计联盟(AGI)会员(2012)、德国红点传达设计奬国际评审(2013)。出版作品有《永真急制》、《Re_没有代表作》、《FW永真急制》及《不妥:聂永真杂文集》。
--
【设计大人物】持续对不妥的设计有点意见,关于聂永真的减法空间
以设计洞见未来,掌握全球设计与建筑的趋势脉动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猜你喜欢...
相关信息
图文欣赏
精彩推荐 
搞笑百态 
精彩文章

sunbet(官网)800|讲述自己的故事|关注时政热点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彩手机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乐虎客户端